人命是儿戏

       由于设备存在潜在的安全隐患, 我父亲于 6 月 18 日在他的工作场所触电身亡。这应该是按照工伤死亡赔偿金支付的。对方声称我爸已经64岁了,

赔偿金额很低(3.72亿)。经过4次讨论, 每次他们都想回去。 . .回去开会。 . . .回去讨论的原因是拖延讨论。
       今天是我爸爸在殡仪馆的第十天。他们没有真诚地谈判。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做出让步, 只为让我爸能尽快下地。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政府请愿。政府的法律援助律师计算, 我们至少应该支付55万元。
       我们再次让步40万元解决问题。他们同意了。
       今天, 他们以不知道如何处理经济损失为由, 不得不回去再次讨论。 . .会议。
        . .明天再说!人们已经死了10天。这些事情早就该考虑了。我需要为他们考虑吗? ? ?人家说这样的公司处理事情的方式很讨厌, 这样的法人,

这样的老板, 该不该该死! ! !我是不是该走极端, 杀了这些玩命的畜生! ! ! ! ! ! ! ! ! ! ! ! !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