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十七: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转载)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可恶的疾病缠住了一位公社书记。 幸运的是, 他遇到了郝无常这样的两位“贵人”, 治愈了疾病, 并要求留下来学医。 “无极回春霜”的信任:二是出于他已经摆脱痛苦的同情心, 希望更多的患者摆脱痛苦。 二十岁的袁村就是一个典型。 他年纪虽小, 却患了很多病。 腹膜淋巴结肿大、肝硬化、胃溃疡、幽门溃疡梗阻, 把这个年轻人折磨得肚子鼓鼓, 骨瘦如柴。
        入院时, 他的体重只有 37.5 公斤。 该成员病了好几年了。 父母为儿子尽了最大的努力。 在县医院治疗三年后, 恢复越来越严重。 到头来, 他连半个包子每天都吞不下去。 医生让他回家, 慢慢地把他养大。 他无法忍受这种疾病,

并试图自杀。 他的家人说他快死了。 碰碰运气。 三个月后, 吴桂兰给了他们一个健康的年轻人, 他的体重突然增加了25公斤。 袁村把它带到了古堆, 连车都进不去。 这次回到家,

妈妈一时间没认出自己的儿子。 元存寿喊着妈妈, 妈妈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像断了线的珠子。 她万万没想到, 她垂死的儿子会是今天。 没过多久, 袁存就背上了一个200磅的麻袋。 存寿想跟吴桂兰学医。 一年多后, 因为家境贫寒, 他到古城打工。 临行前, 他整理了一箱病人的十几封信, 亲笔写了一篇文章, 里面有自己的经历和感受。 仔细阅读, 很感人。 夏县有个叫董凤仙的姑娘。 她患肺结核八个月了。 她连续被转移到五家医院。 她被医院判处“死刑”。 东奉贤满脸佩服的来到下古堆, 吴桂兰因为病情严重而皱起了眉头。 从片子来看, 弥漫性肺结核已经到了第三期, 血沉高得惊人。 外敷“无极回生膏”两个月后, 血沉由105下降到6, 痊愈出院。 那年他因月经怀孕, 第二年生了一对双胞胎。 花了2000块钱, 病也治不好, 最后只花了不到200块钱就治好了。 17岁的张勇, 中条山有色金属公司张书记的儿子, 患肺门淋巴结和腋窝淋巴结, 不得不辍学。 吴桂兰给他治了两个月, 让他继续学业。 1984年考入昆明大学。 本恶疾与六亲不认。 一个叫谭作人的公社书记任其纠缠。 他去了县医院和癌症医院, 但他很失望。 便血和口中的酸水根本没有缓解。 更可怕的是, 下肢冰凉, 几乎昏迷不醒。
        三伏天, 人受不了酷暑, 他却冷得浑身发抖。 吃红糖就上火, 喝白糖就感冒。 十个人中有十个人说谭作人要去西方。 谭作人与运城新闻记者吕七才老同学, 相识多年, 感情深厚。 临死之际, 他想见见以前的同学, 让妻子写信将陆七才叫回元渠。 看到谭作人, 吕七才吃了一惊。 曾经强壮健美的老同学,

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手一触到一块, 谭作人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陆七才勉强笑了笑, 安慰道:“你的精神负担太重了!告诉我, 没关系, 你可能瘦了, 但精神不错。作为一个人,

你要有一点精神, 有战斗的勇气。” 疾病。生病不是欺负弱小怕硬。别让你的心失望, 兄弟, 你的生命危在旦夕!我记得我们小时候在一起的时候, 你是那么铁石心肠 心狠手辣。
       有一次你去地上割草, 不小心把小腿割伤了。我能看到骨头, 血把我的鞋子弄湿了。我害怕得想抱你去健康。 站。你不让我, 只好一个人挣扎着往回走。医生给你的腿上药了, 你受伤了, 嘴巴歪着, 没有嗡嗡声。佩服!那精力哪去了。 现在, 我们怎么变成了脓包, 又软又软?我们山里人的性格不应该是这样的!” 谭作人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陆奇急忙将床单放在身后。 谭作人苦笑道:“伙计, 你说的让我想起了美好的童年, 我小时候是多么的快乐、无忧无虑、多么轻松, 如果人能永远留在那个时代就好了。” 当然, 那只是一个梦。按说, 我的日子过得很好, 一个农民的孩子, 读书当了公社书记, 应该满足了吧?咳, 病又来了, 看来 情况并没有好转, 也许是马克思想让我们去找他签到?我还年轻, 我不应该死, 我要为党工作, 我的妻子和孩子要养活我。 我不甘心这么早离开。话说回来, 如果世界上的人不死, 地球超载, 早爆炸, 那该死的东西还得死。就我而言, 大不了 死了。” 陆七才问道:“去那么多医院真的没用吗?” 谭作人道:“也不是没用, 一开始就有, 后来效果就不太明显了。医生的话虽然不明确, 但是说的很清楚:没办法, 要活下去, 不想回去, 你还可以活下去, 住大医院要花很多钱, 国家有钱, 心疼, 所以才刚回来, 反正大家都快死了 !” 陆七才试探道:“我想给你推荐个医生, 你觉得呢?” “是哪家大医院?” 你跳, 我们县村卫生所的当地医生。” “屠医生? 开玩笑的。” “不开玩笑, 真的。” “哪个村子?” “下古堆, 医生是个叫吴桂兰的女人。 “嗯, 听说有这么一个人, 只是没放在心上。” “道高一尺, 魔高一尺, 有病治病之法。可别小看人家, 说不定你还真有两全其美的本事。” 什么!” “嗯, 碰碰运气。”陆七才邀请吴桂兰到覃作人家里, 确诊后给病人打了膏药和中药, 覃作人运气真好, 渐渐地, 他的胃口大了, 精神好了 进步了, 治病信心大增。五一个月后, 谭作人痊愈, 又去当了他的公社书记。 除了感谢吴桂兰, 他还感谢了陆七才。 如果不是老同学在关键时刻帮助了他, 他坟墓上的草可能已经长高了。 他让陆七才写了一篇宣传吴桂兰的手稿。 吕七才早就有这个想法, 于是写了一篇《元曲深山“神医”治肺痨, 疗效极佳》, 发表于运城日报。 农村有很多肺结核病人。 看到这个消息, 他们好像掉进水里的时候抓到了一块木头。 吴桂兰更忙了。 (作者:杜俊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