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前是中共地下党员,解放后被错判入狱,记蒙冤50年的邓云亭

       为什么赵雪这个被冤枉了50年的革命英雄, 解放后却拿不到国家赔偿——解放前, 他是中共地下党员, 解放后却被错判入狱。记住被冤枉了50年的邓云廷。 1940年初参加革命, 加入中国共产党, 生于革命战争年代, 战死于革命战争年代, 为新中国的成立立下许多战功, 受重伤;他在革命成功后默默奉献, 壮年时被陷害, 卷入一起谋杀案, 被法院误判有期徒刑7年;出狱后, 他坚持了40年的上访和上诉, 终于在2008年获得无罪释放。
       但他已经死了6年。他就是我父亲邓云廷。酒泉父亲的冤屈至今未得到人民政府的任何赔偿, 他为此头破血流。作为他的儿子, 我从11岁开始就和妈妈、姐姐、爸爸一起上访, 现在我已经63岁了。 50年来, 我11次到北京, 10次到省, 向有关我父亲冤案的各部门呼吁上千次。但为了父亲的遗愿和“相信组织,

还我清白”的叮嘱, 我决心将请愿进行到底。 1940年3月, 菏泽县委书记何建志同志、党支部书记张灿章介绍父亲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春, 党组织派他到国民党第39集团军孙良城部任排长。南华县委敌站领导在他的麾下, 他肩负着搜集菏泽市日伪据点和敌人的政治军事情报的秘密任务。地下党员韩景春同志是协助父亲传递信息的联系人。由于信息及时准确, 我军和党的地方武装在日伪突袭中多次避免损失。同时, 我父亲利用骑兵连长的公开身份, 冒着许多风险去营救我们的抗日干部、党员和革命战士。其中, 1943年, 中共党员、手枪队队长段锦明同志和八路军教官尹廷绍同志在父亲的帮助下逃脱了敌人的追击。为了有效地与日寇作战, 父亲想尽办法从敌人那里得到枪支弹药、医疗器械等军需物资, 以补充我抗日军队的需要。 (以上细节可由中共南华县委敌站站长卢子杰、党支部书记张灿章同志、情报员韩景春同志、卢鹤工编子(1997))证明01号和1987年综合资料。并确定)。因为我父亲的抗日活动比较活跃, 所以国民党军心存疑虑。 1945年3月, 他们以训练的名义, 强迫我父亲离开菏泽, 调往开封训练。党组织意识到了这些情况。然而, 我去开封训练的时候, 父亲却被敌人盯上了。在这种情况下, 组织没有再次联系我父亲。即便如此, 父亲还是冒着风险, 多次潜回菏泽寻找党组织, 但最终由于斗争形势不正常, 环境不正常卑鄙而复杂, 无法与组织联系。抗日战争胜利后, 内战开始。 1945年10月, 父亲完成训练, 分配到国民党5师、243团、2营、2营、6连长。据父亲回忆, 没有他的组织, 他就像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 孤独无助。但他父亲的信仰没有改变, 他仍然独自进行地下工作。在新的斗争环境中, 他们一方面寻找党组织的下落。全连及其他连共200余名官兵举行起义(起义证书在卷内), 接受中国人民解放军整编训练。我父亲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6军第47师第141师。团二营四连连长重返革命队伍。此后, 父亲不断向军队党委解释说他是中共地下党员, 1940年加入该组织, 并解释了他是如何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不过由于战事紧急, 暂时无法打听, 暂时搁置, 直到转职到另一个职业, 目前还没有解决。 1949年春, 部队南下, 他的父亲在贵州毕节与土匪的战斗中受了重伤。他在医院接受了4年的治疗。伤愈后, 1953年冬回到菏泽, 被菏泽县民政厅分配到县商务局工作。根据军队干部连长职务证明, 我父亲被任命为菏泽县餐饮管理部副经理。 1956年, 菏泽县建立肉食食品加工厂(下属11家国有饭店), 父亲被任命为厂长。在地方工作中, 父亲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劳动模范。
       期间, 父亲多次向党组织提出, 要调查核实抗日时期参加党革命的经历, 尽快恢复组织生活。原菏泽县商务局党组也组织人员调查落实(有原菏泽市商务局党组《关于邓云亭同志要求恢复党组织生命的证明报告》) )。但由于当事人有的牺牲、有的转会、有的改名等种种困难, 调查进展缓慢。但是, 他的父亲、原中共南华县委敌方站站长卢子杰、党支部书记张灿章、地下党情报员韩景春提供的证件, 足以认定他是一个党员。难的是当时国家刚刚解放, 政治运动接踵而至, 领导也没有把所有的管理者都放在我父亲的问题上。直到1958年秋, 在党内反革命运动中, 被日伪汉奸刘玉修和贪官魏昌良诬陷陷害, 父亲被冤狱, 调查中断。莫须有的罪名比岳飞多, 冤枉比窦娥多。1958年初, 我父亲邓云亭担任餐饮公司反腐组组长时, 负责查处魏昌良的腐败。部排长(1958年10月被定为历史反革命罪)诬告其父亲杀害了一个名叫吴广发的人。这原本是一个很容易辨认的诬告, 但由于当时的专案组山东省菏泽县人民法院代理法官范元富作风简单粗暴。他在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调查的情况下, 就擅自决定了这个案子。 1958年4月26日, 我的父亲邓云廷以反革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从此以后, 这种莫须有的罪, 比当年岳飞还要莫须有, 父亲受的委屈比窦娥还要多50年。因为对我父亲的指控是荒谬的。我父亲被判犯有反革命杀人罪。从法律上讲, 我是反革命, 杀了革命同志。不管父亲与此案无关, 即使他参与了此案, 也只能说他有优点和缺点。因为被杀的吴广发实际上是一个血腥的叛徒和伪担保人, 为日本军阀工作, 参与了对我们抗日战士的杀戮(此人的犯罪史已记录在卷中)。可是, 刘毓修为何坚称自己不是诬陷他父亲与此案有关, 还控诉吴广发这个叛徒?其本质是由刘毓修的反革命本性决定的。当时, 刘毓修是国民党旅长赵兴汉的心腹, 是个顽固的反革命分子。 1945年, 父亲从菏泽调到开封训练, 是刘毓修告发赵汉兴的事情。党内反革命运动来临时, 对父亲怀恨在心的刘毓秀和魏长良认为有机会, 便诬告我父亲参与谋杀吴广发。到目前为止, 它已经导致了历代以来令人震惊和可怕的不公正。 1968年, 如果不是偶然遇到被父亲救下的八路军手枪队队长段锦明, 他出面向县政府说明情况, 我们全家将被强制搬迁到农村。面对各种迫害和压力, 父亲没有屈服, 无论是在狱中, 还是出狱后, 他从未放弃向有关政府部门和法院申诉。可在文革十年, 父亲又被无情地折磨, 没有办法投诉。十一届三中全会后, 根据我父亲的诉状, 1981年, 法院对我的冤案进行了重新审查核实。命案与此无关, 撤销刑事判决(59)合发刑字第272号, 改判免予刑事处罚。父亲不服修改后的“免予刑事处罚”的判决, 向山东省菏泽区原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要求彻查捏造罪名, 宣判无罪。但是, 1982年1月14日, 原山东省菏泽区人民中级人民法院仍于1982年1月14日作出维持1981年刑事判决的裁定。当然, 我们全家不能接受这个“离开”的决定。一条尾巴”, 于是我们继续上访、上诉……直到父亲去世, 此事仍无定论。临终时, 父亲仍泪流满面, 喃喃自语:“回想当年革命的成功, 生死存亡, 如今, 新中国成立50多年, 我, 一个征服的人世界, 被逼入水深火热之中。我想不通。......“。酒泉下的冤屈, 昭雪不赔, 法律上的不宽容自1982年以来, 我们走过了近30年, 令人难以回首, 让单独重复它。历经艰辛的上诉过程, 案件终于重审。 2008年6月13日, 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2008合兴再终字第3号”一案作出终审判决, 认定我父亲无罪。此时, 父亲已去世6年; 2010年, 中共菏泽市委组织部以《菏泽组审[2010]父字号》印发了《关于邓云亭同志改党改参加革命工作的批复》 1940年3月入党参加革命。此时, 我父亲已经去世8年了。但是判决已经改了,

但是监狱里的父亲已经坐了, 工作没了, 人已经死了家庭破碎了, 孩子的未来被耽误了, 如何按照国家政策和法律申请赔偿?却没有一句话。而且受灾的亲人可以得到国家赔偿, 可是我的父亲, 一个被冤枉了50年的革命英雄, 雪后拿不到任何赔偿, 这怎么能说得通呢?!终于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一个幸福的家庭, 却被这场风波毁掉了。首先, 建国初期, 我父亲是菏泽县商务局餐饮公司副经理, 行政级别是17级干部。 1959年入狱, 到1981年的23年里, 父亲没有领到任何工资, 也没有收到一分钱。直到1981年, 菏泽县法院才改判免刑, 原单位每月发放生活费21元。从 1988 年到 199 年7年, 每月增发5元, 每月共26生活费。 1998年, 父亲办理了干部离退休手续, 退休津贴520元, 后来又涨了2倍, 终于达到1100元。他在剿匪中受了重伤,

加上七年的牢狱生活, 五十年的冤屈, 造成新旧伤痛, 晚年在病床上度过。再加上这些妇女几十年来不断上访、上访, 早已负债累累, 负债已达数十万元。因此, 当我们要求赔偿我父亲抗战期间的干部工资和生活条件时, 我们应该从我父亲被无故免职之日起偿还他的工资。第十四条第一项第一款、第二款的医疗费、护理费、伤残费、工资利息费、名誉损害费, 应予补偿。其次, 1965年4月, 我父亲刚出狱不久, 就赶上了文革。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 应当给予财产折价补偿。被没收的财物主要有:(1)明代椅子4张(紫檀配鸡血); (2)明代八仙桌(紫檀鸡血)1张; (3)明代梳妆台(紫檀配鸡血)1张; (4) 琥珀玉指 1 个; (5) 1个白色皮套; (6)欧式挂钟1个;三、奶奶被儿子委屈了, 导致精神失常, 卧床数十年, 最后悲痛而亡。我的母亲, 原本因为父亲参加共产党和地下抗日战争, 终年忧心忡忡, 病倒, 受到父亲无理不公的攻击。此外, 50 年的不公也不清楚。 2002年, 我的父亲在悲痛中去世。我的母亲也于2004年去世。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 我的祖母和母亲应当获得精神损害抚慰金。第四, 我大姐11岁入剧团当学徒, 1960年因卷入父亲冤案而被辞退。
       没有职业, 收入低, 经过20年的委屈和委屈, 他于1981年完成了退休手续, 享受了最低生活费。所以, 从1960年到1980年, 父亲的冤案, 对大姐的精神、经济、名誉、家庭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国家也应该给予补偿。五、二姐被济南铁路局录用。她也被父亲牵连。 1960年, 她在学徒期结束前被解雇。结果, 她精神失常, 命运极其悲惨。因此, 在依法获得经济补偿的同时, 也需要退休人员的福利。第六, 我本人是1959年被青岛体育学院录取为青年班的学生, 经过半年的学习, 我因被父亲牵连到一起冤案而被取消学习资格并被遣送回国。因此, 从11岁起, 他就与母亲何姐上访, 上访申诉,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止过。我今年 63 岁。我用了52年的努力和精力, 经历了生与死的抉择。经受了世间的艰辛和艰辛。经过多年的奔波, 我不得不无薪错过工作。也正因为如此, 我积累了很多债务, 损失了几百万。我的未来本来是无边无际的, 却支离破碎, 遭受无端的磨难。有的孩子被牵连上访、上访父亲的冤情,

工作没有安排好, 路人看不起。根据国家赔偿法, 我在申请经济赔偿的同时, 会安排我的孩子有一份正式的工作。第七, 1987年10月7日, 在我父亲的身份被合法承认后, 政府根据他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对革命的巨大贡献, 决定偿还8万元。这是我父亲应该得到的奖励, 但被一些机构隐瞒, 下落不明。因此, 我要求偿还8万元的外发工资本金, 并加上24年的银行利息。最后我想说的是, 虽然我父亲受了50年的委屈, 遭受了难以形容的身心伤害, 但他坚持共产党的尊严到底, 支持社会主义制度到底, 相信党而府能何昭雪, 亦是他的清白。在父亲的影响下, 作为他的孩子, 我们不会向国家提出任何要求, 只会依法追回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我们想不通的是, 一个被冤枉了50年的革命英雄, 在昭雪之后, 国家却无法得到补偿。国家的法律原则是什么?社会主义社会的公理是什么? !邓云亭之子邓阳山 2011年7月11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