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是海里的狼,山坡上的羊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九月很轻, 你却无法像嫩茎挺举野花,

把九月举过头顶像蚂蚁搬走一只沧海桑田, 遗失或施舍的骨头将九月逶迤迁徙。
       你得拿它的鲨鳍和鲸须, 中饱诗囊你问我怎样写诗我说, 不要写浪是海里的狼, 山坡上的羊诗不是淑女, 是俗话。比方“狼吃不见, 狗吃打出屎来。
       ”这是柿子写的诗又如, “躲雨跳到河里”“丢下嘴里的肉, 去等河里的鱼”就提到一只鸡在汤里抛掷莲花水雷一条狗独钓冰冷阉割的江, 雪花腌制的河我不大建议你表达性灵。
       什么“著书唯剩颂红妆”“一腔心思付荒诞”不一定“为全国读书人顿生色彩”我愿与闪电为友, 给乌云以色彩为风雨, 为磐石,

宽衣解带娶白云为妻, 为一抹蓝、一座山、一条河, 传宗接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