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子》卷9主术训诗解6操约省分效易为功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淮南子》卷9主术训诗解6操约省分效易为功题文诗:汤武圣主, 而不能与, 越人乘舟, 浮于江湖.孔墨博通, 而不能与, 山居者入, 榛薄艰险.故人智之, 于物浅矣.欲以人智, 遍照国内, 而存万方, 不因道数, 专己之能, 其穷不达.智缺乏以, 治全国也.夏桀之力, 制觡伸钩, 椎移大牺, 水杀鼋鼍, 陆捕熊罴, 然汤革车, 三百余乘, 困之鸣条, 擒之焦门.勇力缺乏, 以持全国.智缺乏治, 勇缺乏强, 材缺乏任.而君人者, 不下庙堂, 知四海外, 因物识物, 因人知人.积力所举, 则无不堪;众智所为, 则无不成.举重鼎者, 力少不堪, 及至移徙, 不待力士.故千人群, 其无绝梁, 万人之聚, 其无废功.华骝绿耳, 日新月异, 然使搏兔, 不如豺狼, 伎能殊也.腾蛇游雾, 应龙乘云, 猨得木捷, 鱼得水鹜.古之为车, 漆者不画, 凿者不斫, 工无二伎, 士不兼官, 各守其职, 不得相兼, 人得其宜, 物得其安, 器械不苦, 职事不慢.责少易偿, 职寡易守, 任简单权, 至治简易, 易知易行, 君上操以, 约省之分, 臣下效以, 易为之功, 君臣弥久, 而不相厌.汤、武, 圣主也, 而不能与越人乘斡舟而浮于江湖。伊尹, 贤相也, 而不能与胡人骑騵马而服騊駼。孔、墨博通, 而不能与山居者入榛薄艰险也。由此观之, 则人知之于物也, 浅矣。而欲以遍照国内, 存万方, 不因道之数, 而专己之能, 则其穷不达矣。
       故智缺乏以治全国也。桀之力, 制觡伸钩, 索铁歙金, 椎移大牺, 水杀鼋鼍, 陆捕熊罴, 然汤革车三百乘, 困之鸣条, 擒之焦门。由此观之, 勇力缺乏以持全国矣。智缺乏认为治, 勇缺乏认为强, 则人材缺乏任, 明也。而君人者不下庙堂之上, 而知四海之外者, 因物以识物, 因人以知人也。故积力之所举, 则无不堪也。
       众智之所为, 则无不成也。坎井之无鼋鼍, 隘也;园中之无修木, 小也。夫举重鼎者, 力少而不能胜也, 及至其移徙之, 不待其多力者。故千人之群无绝梁, 万人之聚无废功。夫华骝、绿耳, 一日而至千里,

然其使之搏兔, 不如豺狼, 伎能殊也。鸱夜撮蚤蚊, 察分秋豪, 昼日颠越, 不能见丘山, 形性诡也。
       夫螣蛇游雾而动, 应龙乘云而举, 猨得木而捷, 鱼得水而鹜。故古之为车也, 漆者不画, 凿者不斫, 工无二伎, 士不兼官, 各守其职, 不得相奸, 人得其宜, 物得其安, 是以器械不苦, 而职事不嫚。夫责少者易偿, 职寡者易守, 任轻者易权, 上操约省之分, 下效易为之功, 是以君臣弥久而不相厌。汤王、武王都是圣明的君主, 但习惯于陆地日子的他们却不能像南边越人那样乘小舟而游泛于江湖;伊尹是贤明的宰相, 但日子在华夏当地的他却不能像北方胡人那样骑着快马去征服野马;孔子、墨子尽管才学过人, 却不能像山民那样无拘无束收支草莽森林、高山峻岭。由此看来, 人的智能对事物的认知和驾驭, 是有限的;想以个人的有限智能光照四海、施震国内、维护四方, 而不沿袭道术, 只凭一己之能, 那么他离穷途末路的日子也就不远了。所以, “智”缺乏以管理全国。夏桀算得上勇武有力, 能徒手折断骨角、拉直铁钩、绞铁成索、揉合金块;桀王手下的推侈、大牺, 下水能杀大鳖和鼍龙、上山能擒熊罴;可是一到商汤率兵车三百于鸣条围着夏桀、擒困推侈、大牺于南巢时, 这些勇武有力终究有力无用途。由此看来, 凭恃个人的勇力是保不住全国的。才智缺乏以治国、勇力缺乏以要强, 那么个人的才智也不值得依恃, 这是明摆着的道理。但反过来说, 君主是不出朝廷, 却能知道全国大事, 这是由于他能以身边的事物推知其他事物, 以身边的人推知其他个人, 这就是说积团体力气、聚团体才智, 所以能战无不堪, 事无不成。井里、小水坳内之所以没有鼋鼍, 就在于它们太狭隘;园圃中之所以没有参天大树, 就在于园圃太有限。一个人举重鼎, 力气小而举不起, 但比及世人合力将鼎举起移开, 就不一定要等候大力士来完结了。所以千人之中必有栋梁之材, 万人集合没有办不成的事。骅骝、绿耳这样的快马, 一天跑上千里不在话下, 但假如让它们去捕捉兔子的话, 那还不如猎犬, 这是由于各自的技术不同的原因。猫头鹰晚上能抓得着蚤子和蚊子,

真是明察秋毫, 但一到白日, 即便两眼圆睁, 却连山丘这样的巨大物体都看不清, 这是由于猫头鹰的生理特性所决议。这也就像螣蛇在游雾中升腾、应龙乘云气上升、猿猴在树林里灵敏跳动相同, 均由这些生物体的生理特性所决议。所以古时候造车子, 漆工不论画图、雕匠不论砍削, 各类工匠只拿手一种技术, 就像士人不兼官职相同, 这样各守其职, 反而风平浪静、各不相犯、各尽其职;这样人得其宜, 物得其安, 用具不受损害, 工作不会耽搁, 责任清晰不得松懈。债少简单还清, 职位责任少简单守职尽职, 担子使命轻简单完结且我们愿意承当。所以在上的君掌管守精约, 下在的官吏就简单做好本职工作,

这样君臣尽管利益一同, 但不会发生厌恶之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