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高级人民法院个别领导和法官公然挑衅全国最高院司法权威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个别领导和法官公然挑衅国家最高法院司法机关打赢官司, 8年后重回起点伤害一名退休老职工和200多名农民工。我叫赵宏德, 今年71岁, 中共党员。 1998年从原兰州铁路局武威分公司退休。出于对铁路建设40多年的特殊感情, 退休后, 他成立了兰州铁路分公司第一工程公司第二分公司(以下简称我公司), 积极参与铁路建设。 2000年夏, 青藏铁路开工建设。我公司以兰州铁路第一工程公司的名义中标格尔木南山口采石场4号道砟生产线。截至2003年9月,

因投标人西宁铁路分公司经济技术开发公司与格尔木元丰砂石路材料有限公司违约, 我公司遭受巨额经济损失1000万元以上, 其中各类机械设备投资近500万元。 , 拖欠农民工工资300万元以上。 2004年7月, 我公司以西宁铁路分公司经济技术开发公司与格尔木远丰砂石路材料有限公司违约, 给兰州铁路运输中院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为由, 向兰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我们公司。因违约造成的损失。 2005年1月31日, 兰州铁路运输中院作出(2004)兰铁中民初字第1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西宁铁路分公司经济技术开发公司、格尔木元丰砂石路材料有限公司应向原告兰州铁路分公司第一工程公司支付违约损失共计589.095元。百万。西宁铁路分公司经济技术开发公司、格尔木远丰砂石路材料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 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但未缴纳上诉费。 2005年4月4日,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2005)甘民二终字第62号民事裁定书, 称双方“对兰州铁路运输中院(2004)兰铁不服”中民初字第16号民事判决书, 向本院提起上诉,

三名上诉人均未提前缴纳二审案件受理费……裁​​定如下:本案按自动撤诉处理上诉, 原判决生效。本裁决为最终裁决。 “2005年5月12日, 本案进入强制执行程序, 但兰州铁路中院执行局依法执行。2005年至2007年, 执行法官多次违法。事实如下:1。
       申请人告知执行法官, 被申请人准备成立新公司并转让财产, 以逃避债务。财产保全。
       执行法官无所作为, 导致财产被转移以逃避债务。 2、王法官国勤、倪胜利、张勇等直接参与协助西宁经济发展公司转让财产; 3、执行法官李美芳冻结被执行人账户8万余元资金, 不予执行为申请人执行, 违法开封的财产将被冻结(记入案卷); 4、申请人向法院提交执行的11条执行线索2007 年 5 月 8 日, 兰州铁路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持有执行人的陈述书, 申请执行。本案资产数额较大时, 强制中止执行, 参见(2005)蓝铁中执字第11号民事裁定书。 2008年10月, 中央政法委开展清理积压工作, 将本案纳入其中, 恢复执行。兰州铁路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并未积极执行, 而是千方百计逃避执行。申请执行该程序被拒绝。傅芙蓉恼了, 道:“不知道怎么宣传, 你以后还要在本院执行吗?你写不写都不影响我们结案, 我们只是通知你。”兰州铁路 2009 年 5 月 19 日, 在被执行人拥有大量资产的情况下, 法院执行局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清理和执行积压的“十禁”工作要求, 强行强制执行结束了本案的执行。 2009年8月, 申请执行人致函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军。此案引起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高度重视。
       同年10月, 此案被列为甘肃省重点信访案件。甘肃省高院派出监察组对案件进行监督。监察组查明申请执行人如实反映情况, 于2010年1月25日发出监察令, 兰州铁路中院执行局于2010年1月28日发出恢复执行通知书。 , 案件恢复。此后, 兰州铁路中院执行局仍不予执行。 2010年11月16日, 兰州铁路中院院长郝广亭再次要求执行申请人写“退出本执行程序”的申请书, 被拒绝。申请执行人找到甘肃省高院报案。在甘肃省高院的监督下,

2010年11月19日, 兰州铁路中院执行局作出“青海铁路综合投资中心(青藏铁路助理公司)。工业资产管理中心)是本案的被执行人。青海铁路综合投资中心不服, 于2010年11月29日向兰铁中院提出异议。2010年12月9日, 兰铁中院出具(2010)兰铁中院。 01 执行裁定:“驳回异议。”青海铁路多元化投资中心再次向甘肃省高院提出复议。2011年5月31日, 甘肃省高院下发(2011)甘执复字第07号否。执行裁决:“驳回上诉的裁决。本裁定送达后立即生效。”至此, 法律程序结束。但被执行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2年12月2日, 最高人民法院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具(2011)知监字第158号驳回起诉状:驳回起诉。但2011年2月18日, 甘肃省高院个别领导、法官无视被起诉人的事实。 2005年至2011年未再提起过再审, 不缴纳上诉费就放弃上诉权, 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四条的规定。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的问题若干程序问题的解释(2008年11月25日发时[2008]14号)第一条、第二条关于审理期限的规定, 也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受理和审查民事申请再审案件的若干再审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发布。 《意见通知》(发发[2009]26号, 2009年4月27日)第六条:(三)、(四);对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的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受理和审查民事申请再审案件的若干意见》(2009年4月27日, 发[2009]26号)第三十二条审查时期。该案经过16个月的审查, 2012年6月26日, 民政(2011)赣民检字第94号下达:“1.责令兰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2.再审期间期间, 原判暂缓执行。
       ”2012年7月11日, 我们再次来到甘肃省高院, 审判监察处副处长何胜荣表示, 已将案子报案。领导。我们找到了审判长尹炳文。他说:案件的再审程序已经启动。不管之前的程序是对是错, 都必须重审。我们找到甘肃高院信访室, 信访室马主任(女)接我们说:“你们都是结案了, 现在是再审阶段, 你只能去最高人民法院, 信访办也无能为力。” .南京港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汝仓意见:(2011)赣民检字第94号民事裁定错误及后果: 1、恢复了对方当事人的上诉权, 支持了对方当事人的失信。一审判决后, 对方只提出上诉, 并未支付上诉费。作为一个大型国企,

他当然不存在上诉无力支付的问题(即使有这样的问题, 他也可以申请减免), 也应该知道法律后果不支付上诉费——上诉会被驳回, 也就是说, 上诉就像不上诉一样。对方拒不缴纳上诉费, 实质上是对上诉权的处分, 是对一审判决请求上级人民法院复核和补正权利的放弃,

是对一审判决的实质承认的行为。一审判决。八年后, 对方再次上诉, 要求推翻一审判决, 是诉讼中的失信行为。尽管有这种情况, 甘肃高院在八年后裁定支持其再审上诉, 恢复对对方处罚的上诉权, 支持对方失信。 2、本裁定与最高人民法院(2011)执检字第158号《驳回上诉通知书》明显相矛盾, 是对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权威的公然挑战。 3、裁定未说明再审决定的理由, 适用法律和裁定结果存在明显错误。因此, 《民事诉讼法》虽然规定了再审制度, 但民事案件一般为免审, 再审为特例。申请再审, 至少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仅提及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规定的应当再审的情形。
       但是, 第一百七十七条并没有规定应当再审的具体情形。甘肃高院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作出再审裁定, 明显不正当,

适用法律有误。 4、本裁决的法律后果极为恶劣。将彻底动摇守法人信法守法的信念;守法民众信法守法的信念彻底动摇;会让不法分子在无良法官的纵容和掩护下肆意违法, 逃避法律制裁, 甚至让被拖欠工资八年的农民工心生寒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