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氏春秋》卷24不苟论4当赏诗解先德後力赏罚观归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吕氏春秋》卷24不苟论4当赏诗解先德後力赏罚观归题文诗:大众民者, 無道知天, 民知天以, 四時寒暑, 日月星辰, 之行适當, 諸生之有, 血氣之類, 皆得其處, 而安其産.人臣者亦, 無道知主, 臣知主以, 賞罰爵祿, 所加者宜, 親疏遠近, 賢不肖皆, 盡其力而, 以爲用矣.文侯返國, 賞從亡者, 陶狐不與.左右问故, 文公答曰:輔我以義, 導我以禮, 以爲上賞;教我以善, 強我以賢, 以爲次賞;拂吾所欲, 數舉吾過, 以爲末賞.賞圃勞徒, 陶狐爲首.昔者聖王, 先德後力, 晉公當之.情真义深, 赏罚适合.秦小主母, 用宦奄變, 群賢自匿, 民怨非上.令郎連者, 亡魏聞之, 欲入因民, 從鄭所塞, 右主然者, 守塞弗入;令郎連去, 從焉氏塞,

菌改入之.主母聞之, 令吏興卒, 中道因變, 迎其主君.令郎連立, 是爲獻公.怨右主然, 将重罪之;德菌改而, 欲厚賞之.監突曰否, 此不方便主.公以爲然, 複右主然, 菌改大夫, 賜守塞人.獻公可謂, 能用賞罰.賞非以愛, 罰非以惡, 用觀歸也, 所歸善者, 雖惡之賞;所歸不善, 雖愛之罰.先王所以, 治亂安危.繁体四曰:民無道知天, 民以四時寒暑日月星辰之行知天。四時寒暑日月星辰之行當, 則諸生有血氣之類皆爲得其處而安其産。人臣亦無道知主, 人臣以賞罰爵祿之所加知主。主之賞罰爵祿之所加者宜, 則親疏遠近賢不肖皆盡其力而以爲用矣。晉文侯反國, 賞從亡者, 而陶狐不與。左右曰:“君反國家, 爵祿三出, 而陶狐不與, 敢問其說。”文公曰:“輔我以義, 導我以禮者, 吾以爲上賞;教我以善, 強我以賢者, 吾以爲次賞, 拂吾所欲, 數舉吾過者, 吾以爲末賞。三者。所以賞有功之臣也。若賞唐圃之勞徒, 則陶狐将爲首矣。”周内史興聞之曰:“晉公其霸乎!昔者聖王先德而後力, 晉公其當之矣!”秦小主夫人用奄變, 群賢不說自匿, 大众郁怨非上。令郎連亡在魏, 聞之, 欲入, 因群臣與民從鄭所之塞。右主然守塞, 弗入, 曰:“臣有義, 不兩主, 令郎勉去矣!”令郎連去, 入翟, 從焉氏塞, 菌改入之。夫人聞之, 大駭, 令吏興卒。受命曰:“寇在邊。”卒與吏其始發也, 皆曰:“往擊寇。”中道, 因變曰:“非擊寇也, 迎主君也。”令郎連因與卒俱來, 至雍, 圍夫人, 夫人自殺。令郎連立, 是爲獻公。怨右主然, 而将重罪之;德菌改, 而欲厚賞之。監突争之曰:“不可。秦令郎之在外者衆, 若此, 則人臣争入亡令郎矣,

此不方便主。”獻公以爲然, 故複右主然之罪, 而賜菌改官大夫, 賜守塞者人米二十石。獻公可謂能用賞罰矣。凡賞非以愛之也, 罰非以惡之也, 用觀歸也。所歸善, 雖惡之, 賞;所歸不善, 雖愛之, 罰。此先王之所以治亂安危也。简体民无道知天, 民以四时、寒暑、日、月、星、辰之行知天。四时、寒暑、日、月、星、辰之行当, 则诸生有血气之类皆为得其处而安其产。人臣亦无道知主, 人臣以赏罚、爵禄之所加知主。主之赏罚、爵禄之所加者宜, 则亲疏、远近、贤不肖皆尽其力而以为用矣。晋文公反国②, 赏从亡者, 而陶狐不与。左右曰:“君反国家, 爵禄三出, 而陶狐不与。敢问其说。”文公曰:“辅我以义、导我以礼者, 吾以为上赏。教我以善、强我以贤者, 吾以为次赏。拂吾所欲、数举吾过者, 吾以为末赏。三者所以赏有功之臣也。若赏唐圃③之劳徒, 则陶狐将为首矣。”周内史兴闻之曰:“晋公其霸乎!昔者圣王先德然后力, 晋公其当之矣。”秦小主夫人④用奄变, 群贤不说自匿, 大众郁怨非上。令郎连⑤亡在魏, 闻之, 欲入, 因群臣与民从郑所之塞⑥。右主然守塞, 弗入, 曰:“臣有义, 不两主。令郎勉去矣。”令郎连去, 入翟⑦, 从焉氏塞⑧, 菌改入之。夫人闻之, 大骇, 令吏兴卒, 受命曰:“寇在边。”卒与吏其始发也, 皆曰“往击寇”, 中道因变曰:“非击寇也, 迎主君也。”令郎连因与卒俱来, 至雍⑨, 围夫人, 夫人自杀。令郎连立, 是为献公, 怨右主然而将重罪之, 德菌改而欲厚赏之。监突争⑩之曰:“不可。秦令郎之在外者众, 若此则人臣争入亡令郎矣。此不方便主。”献公以为然。故复右主然之罪, 而赐菌改官大夫, 赐守塞者人米二十石。献公可谓能用赏罚矣。凡赏非以爱之也, 罚非以恶之也, 用观归也。所归善, 虽恶之赏;所归不善, 虽爱之罚;此先王之所以治乱安危也。①当赏:赏罚恰当。本篇为阴阳家的学说。②晋文公逃亡, 后来得到秦穆公的协助, 回来自己的国家。③唐圃:便是场圃, 种菜的菜园。④秦小主夫人:秦惠公夫人, 出子之母, 出子便是小主。⑤令郎连:秦灵公的儿子, 后来为秦献公。⑥郑所之塞:在现在陕西华县邻近。⑦翟:便是狄。在当今黄河的西部, 桥山山脉的东边, 渭水的北岸。⑧焉氏塞:应该在当今陕西富平县关山邻近。⑨雍:秦国都, 在今日的陕西凤翔县境。⑩争:同“诤”, 谏。复:赦宥。官大夫:秦爵名。人们无法了解天, 他们依据四季的替换、寒暑的改变、日、月、星、辰的运转了解天。日、月、星、辰的运转恰当, 全部有血气的生物就都会各得其所, 安全地成长。臣子无法了解君主, 他们依据君主对赏罚、爵禄的施加来了解君主。君主的赏罚、爵禄施加得适合, 不管联系亲的仍是疏的、离得近的仍是远的、贤明的仍是不贤的, 都会尽他们的力气为君主所用了。晋文公回国后, 奖励曾跟随他逃亡的人, 而陶狐没有份。左右的人说:“您回国做了国君, 三次颁赐爵禄, 而陶狐没有份, 敢问其间是什么理由?”晋文公说:“以道义教训我, 以礼仪教训我的人, 我以为应受最高的奖励。用善言教训我, 以才华辅佐我的人, 我以为应受次一等的奖励。违反我的愿望,

多次指出我过错的人, 我以为应受末一等的奖励。这三个等级的恩赐, 是用以奖励有功之臣的。假如要奖励园艺场的劳工, 那么陶狐将是第一个受奖的。
       ”周朝的大夫内史兴传闻这过后说:“晋文公将会成为霸主呀!早年圣王先施德泽然后才用武力, 晋文公大约名副其实哩!”秦国的出子之母委任宦官而产生紊乱, 群臣心中不快, 藏匿不出;大众憋着一肚子怨气, 谴责国君。
       令郎连逃亡在魏国, 传闻这过后, 计划回国, 所以借群臣和大众之力从郑所之塞进入。边境小吏右主然看守关口, 不放令郎连入境, 说:“我有我做臣子的准则, 不服侍两个国君, 仍是劝令郎快快脱离吧。”令郎连离去, 进入翟国, 想从焉氏塞进入, 看守关口的将领菌改放他入境。出子之母传闻这个音讯, 十分惊慌, 指令官吏发兵反抗, 官吏接到指令说:“敌寇在边境侵略。”当战士和官吏开端动身时, 都说“去打敌寇”, 半途就改变了, 说:“不是打敌寇, 是迎候国君。”令郎连所以和战士一道进来, 到了国都雍, 包围了出子之母, 其母自杀。令郎连被拥立为国君, 这便是秦献公。秦献公仇恨右主然, 并预备重重治他的罪, 他感谢菌改并计划重重奖励他。大夫监突劝谏说:“不可。秦国的令郎在国外的多着呢, 假如这样, 就会使臣子们争着放逃亡的令郎回国了,

这对君主晦气。”献公以为很对, 因而赦宥了右主然的罪, 而恩赐菌改以大夫的爵位, 赐给看守要塞的人每人二十石米。献公可说是长于实施赏罚的了。但凡奖励一个人, 并不是因为偏心他;赏罚一个人, 并不是因为憎恨他, 而是看赏罚之事或许导致什么成果。假如导致好的成果, 即便憎恨他, 也应奖励;假如导致欠好的成果, 即便偏心他, 也应赏罚。这是先王为什么可以管理紊乱、安靖危险的原因。
       

友情链接: